国际新闻

南极的“寂合一亚洲说寞生存”

  “雪龙”船从8天前凿进的陆缘冰中缓缓倒车、离开中山站,在冰面切出一道笔直的水槽(2018年1月4日摄)。在很多人眼中,能去南极、看一眼冰山和企鹅是令人兴奋的事。可若在这里生活一年,忍受与世隔绝、漫长黑夜、极寒和物资匮乏,绝不像听上去那么简单。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南极的“寂寞生存”是一场必须忍受无声煎熬的“孤独战争”。新华社记者白国龙摄

【1】【2】

来源:新华网  2018年01月12日09:14

(责编:朱欣(实习生)、常红)